<code id="otz15"><tr id="otz15"></tr></code>
    <rp id="otz15"><meter id="otz15"><p id="otz15"></p></meter></rp>

    <rp id="otz15"><menuitem id="otz15"><strike id="otz15"></strike></menuitem></rp><b id="otz15"></b>

    <rp id="otz15"><menuitem id="otz15"><option id="otz15"></option></menuitem></rp>

      <rt id="otz15"></rt>
      <cite id="otz15"><span id="otz15"></span></cite>
    1. <cite id="otz15"></cite>

          萬字長嘆:紙媒廣電的沒落哀歌

          2020-06-05 11:14:49    所在頻道:  行業評論頻道    來源: 南方傳媒書院
            新媒體發展背后,其實是一部傳統紙媒衰敗史。
            
            紙媒不能死,疫情后有人挺紙媒。
            
            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如今,缺乏的早已不是信息,而是有價值的信息:有深度、有邏輯、有觀點的內容,永遠具有稀缺性。
            
            萬物互聯的時代,真實,可信應被提上日程,而不僅只是高呼的宣言。
            
            但是,現實很悲慘——精英出走,元氣大傷!傳統媒體里沒能打的人了嗎?窮,揭不開鍋了,也養不起牛人了,這恐怕是傳統媒體老總們最頭疼的事情之一了。
            
            現行媒體樣式,將壽終正寢?
            
            美國學者杰·尼爾森曾在《傳統媒體的終結》里預言:未來五到十年間,大多數現行媒體樣式將壽終正寢。
            
            沒落貴族哀怨之歌:媒體人特權和社會地位的衰落。
            
            就像是星巴克的杯子,哈根達斯的冰激凌,游園驚夢一場。原來姹紫嫣紅開遍, 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賞心樂事誰家院?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659408.jpg
            
            人工智能時代,算法催生的新型傳播正加速解構和重構傳媒生態,導致傳統主流媒體公信力日益面臨挑戰。
            
            國內還有一個著名的王永治預言,騰訊網原總編輯王永治2016年接受采訪時則認為,2018年可能三分之二的紙媒“關停并轉”,多數媒體人將在2017到2018年期間大量下崗。
            
            新媒體,是一夜冒出來的嗎?
            
            在世界上,早在1969年,就已經出現新媒體的名詞稱謂。
            
            現在,通過移動進行支付,以及移動互聯網,已讓傳統媒體,失去了曾經占有的大量市場。
            
            有人說你不要在這里危言聳聽,傳統媒體比新媒體公信力強、影響力大,這正是媒體最核心的實力。傳統媒體很厲害,官媒就是權威,就是不愁沒人看,就是正統,新媒體不正經,但是你看看官媒慘淡的流量和受眾分流的現實情況,恐怕就沒有那么樂觀了。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659759.png
            
            傳統媒體深陷困境的另一大原因在于——互聯網媒體迅猛發展所導致的受眾連接失效,導致傳統媒體陷入惡性循環。
            
            還有人說,傳統媒體最缺的不是內容精英,而是經營人才。搞錢的人很重要,但是問一句,沒有內容,沒有品牌,沒有影響力,你搞錢的人,出門還能搞到錢嗎?
            
            傳統媒體業,不僅缺經營人才,管理人才,其實更缺內容生產的精英,如今精英出走,你搞錢的現在出去討米,還好討到米嗎?
            
            有人說現在我們黨報黨刊人家日子就很好,你別胡說八道,唱衰媒體?你恐怕產生了錯覺,錯把政治經濟恩賜的特別機會和稀缺壟斷資源,當成是自己的努力和水平。你要真能,你離開哪些黨報黨刊自己出來混,下海游個泳不被淹死,不被餓死,還是像以前那樣傲嬌,牛氣沖天一個試試?
            
            等著吃救濟糧,那便是等著優勝劣汰法則的靈驗,其實不還是等死嗎?
            
            紙媒關停的各種消息,不停傳來,電視的日子好嗎?2020年1月1日起,上海紀實頻道和藝術人文頻道整合調整為紀實人文頻道,東方電影頻道和電視劇頻道整合調整為東方影視頻道。藝術人文頻道和東方電影頻道停止播出。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659288.jpg
            
            這些被關停的頻道,已經喪失了使用及修復價值,形成嚴重的沉沒成本,因此果斷放棄,才能夠提高效率。也就是說,盈利和內容競爭力不好的,與其撐著,不如關掉。
            
            傳統媒體人搞的新媒體,為什么沒人愛看?
            
            長期以來,傳統的傳播方式帶給人的思維定勢,嚴重制約著傳統媒體的新媒體發展。
            
            新媒體的即時性 、高交互性、內容新穎、接地氣,讓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戰斗中,輸多勝少。
            
            傳統媒體還剩下個啥?輿論場收縮、時效不足、傳播力下降、影響力減弱。新聞人遭遇了公眾和媒體機構的雙重背叛。
            
            1.公眾與媒體人之間出現信任危機
            
            公眾對媒體人的不信任,體現在很多時候公眾寧愿相信虛假新聞而不相信主流媒體。流言滿天飛的時候,流言成為了“新聞”。
            
            對于媒體人來說,他們辛辛苦苦采寫的新聞,沒有讀者沒有流量,卻讓位于那些網絡噴子,權威喪失,信任全無。
            
            真實性是新聞的生命,但是新聞真實又是一個頗為復雜的概念,也許處于后真相的人們對于信息的敏感度遠遠超過了與媒體人之間的信任達成。而現在新聞的快速已經不再是傳統媒體的核心優勢,信息的滯后使得公眾先接受其他來源的新聞。
            
            假新聞和只唯上不為下的宣傳報道模式,加劇了公眾與媒體人之間的信任危機。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659610.jpg
            
            2.從專職到全能,從信息生產到信息微商,新聞人職能被重構
            
            如果說,報紙停刊和電視頻道關停并轉是時代所迫,大勢所趨,大量媒體人不得不面臨生存空間被壓縮和被媒體機構裁撤的危機。
            
            如今,新聞人的“第四權力”喪失,職業地位喪失,先不說無冕之王,社會政治地位多高,在很多方面,職業生存危機隨處可見。
            
            一是新聞公益性讓位于商業性。從內容為王到流量至上,新聞的雙重屬性有時候成為了矛盾,甚至演變成了傳統媒體和新媒體之間的矛盾,傳統媒體要公益不要流量,而新媒體要流量不要公益,割裂了兩者關系。但現狀是,誰流量大,誰能抓住眼球,這確實是衡量一篇新聞成功與否的最大標準之一。
            
            二是新聞人主導權喪失。記者和編輯不僅要對內容負責,每天奔忙于會議、人群之間,努力生產新聞;不僅如此,將內容加工好之后,還要對銷售負責。
            
            @人人都來愛裘爺:今天主任和我說每個人都有十二份訂晚報任務……X,萬能的網友們,你們誰還沒訂晚報啊,來我這訂一份唄。
            
            @淡淡紅茶001:單位有訂報任務,萬能的親們,有沒有家里或者單位需要訂**都市報的?要是有請跟我聯系吧。
            
            @記者崔永利:又到征訂報紙的季節,一些報社又開始給記者下達征訂任務了,每個記者征訂數百甚至上千份任務,而訂報任務在某些報是一重要考核指標。
            
            不管是“賣報”還是發朋友圈,他們變成了信息的奴隸而不是主人。很多媒體人的朋友圈里越來越像“微商”,每天發布十幾條文章推文,為博得閱讀量,不惜經營朋友圈。
            
            傳統媒體,如何維持生存和謀求發展?
            
            革命,革自己的命,否則死路一條。
            
            不要仇視和抵觸,而是自省和融合。
            
            向新媒體學習!
            
            樹立互聯網思維,要打破新聞話語壟斷,與受眾雙向交流互動,讓民眾掌握話語權。
            
            在轉型中提升復合營銷的能力,需要大量人才,特別是新型人才。
            
            新媒體自媒體都是烏合之眾,水平都不行?
            
            有人說自媒體、新媒體門檻太低,人員良莠不齊,專業水平不高,難以完成有深度的報道,更不會寫黨報黨刊社論、新聞評論,都是二把刀,水平不行。新媒體碎片化信息,傳統媒體深度報道厲害,新媒體比不上傳統媒體。
            
            真是這樣嗎?你自己也不瞅瞅,現在傳統媒體里面還有多少精英了?這些人都跑到哪里去了?瞅瞅自己隊伍好不好?還有多少能打的悍將、猛人?
            
            大家刷屏的好文章里,更多的不是來自傳統機構媒體,而是來自富有個性的自媒體寫手。雷同刻板的版面設計,如出一轍的報道風格,清湯寡水的內容,精英在哪里?是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新媒體、自媒體的傳播能力以及議程設置能力、社會動員能力,在很多方面已經對傳統紙媒體實現了全面的超越和顛覆。
            
            我們經常會看到這樣一個現象:新媒體人經常會在不同的公開場合,表達其對于傳統媒體人的不屑,而傳統媒體人也同樣在公開場合表達對新媒體人的看不起。互聯網經濟體量之大,影響之巨,其本質原因在于低成本的價值實現。
            
            在過去,紙媒體擁有中心化的組織,壟斷化的渠道,擁有中心化傳播為標志的媒體運營模式。
            
            而互聯網的到來,改變了這種中心化的媒體運營模式。去中心化、草根化、社交化的新媒體形態和產品顛覆了紙媒體的壟斷性格局,整個媒體生態進入了無中心化的自媒體時代。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659693.png
            
            我們知道,紙媒以新聞紙為訊息載體,報紙、雜志傳播介質單一,缺乏互動。紙媒訊息的滯后,時效性的落后,紙媒受編寫體系限制以及印刷時間影響,信息時效遠遠落后于新媒體。
            
            當天發生的事情,第二天再報簡單的消息,黃瓜菜都涼了。大家早已通過智能手機閱讀過了。紙媒成了炒冷飯的信息二傳手了,雖然煞有介事地賣力做好了精美的版式,但是閱讀第一落點的興奮感,在讀者眼中已經蕩然無存,不新鮮了,看過了,再好的內容,也會出現閱讀審美疲勞,沒勁。
            
            再次回到傳統媒體的困境問題,關于紙媒猝死這個問題,“王永治預言”似乎成為一道魔咒,盤亙在紙媒從業者的心間。
            
            王永治主要觀點有如下幾點:
            
            1.不是新媒體搞死了舊媒體,而是用戶放棄了紙媒,轉移到了新媒體。
            
            2.新會舊媒體的融合是“假婚姻”。新舊媒體是水與油的關系,不可能融合。為什么報紙死掉?單就內容來說,是紙媒人到了知識、思維、技能的天花板。
            
            3.紙媒要生產網絡媒體生產不了的內容,目前來說就兩塊,一個是深度調查,一個是一錘定音式的評論,然而紙媒把這些放棄了。做短平快的新聞紙媒遠遠沒有互聯網快。
            
            王永治的所謂預言觀點拋出后,引起了整個行業的大震撼。到2020年夏天了,各大媒體加速媒體融合,但是傳統媒體搭建的各種融合平臺看似熱熱鬧鬧,但仔細看看,卻沒什么內容,沒什么令人廣受追捧刷屏的好作品,好原創了。
            
            融媒轉型口號喊了很多,如今還是要重提內容為王
            
            傳統媒體融媒體轉型,喊過很多口號,比如渠道為王、技術為王,關系為王,平臺為王、流量為王,現在我們越來越看清楚的是,還是要重提內容為王。
            
            原創內容,是媒體融合改革中,留住用戶,建立良好口碑的重點!
            
            過去,我們在新媒體技術優勢沖擊下,曾經出現過對內容為王的否定,我們曾經浮躁過,也一度動搖過,甚至迷失過。
            
            現在我們經歷了幾年熱鬧發現,媒體形式上融合了,但是和新媒體、自媒體比,我們現在的內容呢?人才呢?優質原創呢?
            
            從傳統媒體來說,內容是好的原創新聞作品,采編加工后,融合優質的文本、圖片、音頻、視頻、VR、H5和可視化的動態數據。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700827.png
            
            一直以來,內容為王是傳媒界最為人熟知的從業理念之一,今天我們需要重新樹立并堅信一點。
            
            傳媒的基石,必須而且絕對必須是內容,內容就是一切!內容為王的實質是生產環節的質量控制。
            
            我們知道,以往傳統媒體在追索事件、挖掘故事、闡釋背景、評估變化、分析影響方面有強大生產力。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問題很多,明顯得像和尚頭頂上的虱子。
            
            傳統媒體融媒突圍,一個最大的詬病是——換湯不換藥,假融合,穿著新鞋走老路。
            
            為什么傳統媒體向新媒體的轉型,很難成功?
            
            一個重要原因,恐怕是很多舊媒體并不想變成新媒體,或者說它們也不大可能搖身一變就成了新媒體。新舊媒體看上去是各自干著不同的事情,新媒體也不會變成傳統媒體。
            
            現在的情況是,舊媒體喜歡拉著新媒體的大旗,繼續做著傳統媒體的事情,實際上是假融合,假改革,自欺欺人!
            
            精英出走,內容萎縮,元氣大傷!
            
            從人才流失角度來說,傳統媒體在媒體融合中最大的問題是缺乏做好內容的人。好比一個包工頭,要搞個大的建筑項目,自己投入很大,架子都搭好了,能干活的業務骨干農民工跑路了。
            
            現在搞媒體融合,其實最大危機是缺乏做好內容的人,精英人才出走,內容萎縮,元氣大傷。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無休。“地球不爆炸,記者不放假。”不放假的何止是記者,一整條線的工作人員都不得休息。
            
            倘若說記者的存在仍有價值,那么送報人們這樣辛苦的運送工作,只為了把一張張薄薄的報紙及時送到早在手機上了解了前一天新聞的用戶手上。這樣的工作,還有存在價值嗎?
            
            互聯網新媒體的沖擊,傳統媒體的式微頹靡,或是一顆顆不再甘心舊體制官僚化束縛與躁動,都促使了一波一波的離職潮。
            
            紙媒的效益不景氣,導致紙媒人才大量出走,選擇知名企業就職,從事對外宣傳、公共關系等職位。紙媒體最核心的人腦資源大量外流,名記名編,將帥之才集體出走,精華消失殆盡。
            
            遭嫌棄,無人喝彩——紙媒和傳統電視臺面臨數字轉型。比起線上各大電子報刊恰到好處的廣告植入以及自媒體的高流量曝光,報紙雜志的廣告已經幾乎無人問津。
            
            廣告商寧愿花錢投主播也不愿考慮風雨飄搖的報社,沒有流量就沒有廣告,沒有廣告就沒有錢維持經營。如果說對于大報社而言是“割塊肉”的話,那么對于沒有國家兜底的小報館而言,幾乎是遭受“滅頂之災”。倒閉成為難以逃脫的結局。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700517.jpg
            
            紙媒正在變成奢侈品,紙媒的優勢并不代表紙媒的未來。面對無情打擊,前途未卜,難道紙媒真成了夕陽產業、落后產能了嗎?
            
            日益下降的開機率,上到黨政領導、中產階級,下到普通百姓,對于電視很多時候“充耳不聞”,從家家必買、結婚必送、飯后必看的接往外界,休閑娛樂的媒介,變成家庭一角冰冷的機器。
            
            重數量輕質量、重開設輕建設,已經成為不少傳統媒體電視臺和報社的通病。媒體的重新洗牌,降薪、裁員,甚至倒閉,已經不是新鮮事,頻道關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就說電視吧,擺上臺面的廣電問題,像個瘦骨嶙峋的老人,奄奄一息,半死不活;對媒體人一再減薪降薪,而收視低迷,很多頻道、節目名存實亡,對空播出。同時,問題的原因又在于它體型龐大,空有一身肥膘而握拳無力,節目內容同質化,頻道定位雷同化,大量資源養著空殼。
            
            傳統媒體里越來越沒幾個能打的人了!
            
            在失去了新媒體傳播渠道和深度報道的優勢后,短平快的紙媒市場越來越受限,人才的流失加劇了紙媒的困境。
            
            現在,雖然大喊搞媒體融合,也搞了5年了,但是,傳統媒體里真的沒幾個能打的人了!
            
            內容為王到現在需要解決的是平臺有了,融合也搞了,但是然并卵,沒好的內容生產者了,沒黃金一代的高手了!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700727.jpg
            
            內容為王的出路在于內容的差異化,精品化,但是信息泛濫的移動互聯時代,你仔細想想——現在傳統紙媒體,還有多少值得大家刷屏的好內容!?
            
            紙媒,從新聞紙變成宣傳紙——寫誰誰看,誰寫誰看。難道紙媒將從新聞紙變成宣傳紙?既然如此,只保留黨報便是了。那對于除黨報外的媒體,繼續保留“油墨”和“紙張”還有必要嗎?紙媒人的飯碗真要砸了嗎?紙媒路在何方?
            
            人才流失率高、青黃不接的傳統媒體,兵荒馬亂的,優秀人才越來越少,做好內容,面臨困難。
            
            不僅采訪一線缺乏能打的,精通新聞采編和市場競爭的營銷、管理復合型人才的將帥之才,更是少之又少。
            
            2018年年底的時候,有鄭州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的學者曾經搞了份《河南傳統媒體人才流失狀況調研報告》,報告里說,以《大河報》為例,近5年人才流失近80人,占采編人數總量的四分之一左右。流失人員結構中,男性多于女性,年齡偏年輕化,工作年限大多在5年以上、10年以內。流失人才的去向主要是到新媒體、企業和自主創業。
            
            就算是體制內的河南省委機關報《河南日報》核心骨干人才離職也是一批又一批,招不到優秀的能打的人,能打幾下子的人呢,又都蠢蠢欲動,想跑路。
            
            人才流失嚴重,人心散了,隊伍不穩定了
            
            媒體融合,就是把報紙、電視臺、電臺和互聯網站的采編作業有效結合起來,資源共享,集中處理,衍生出不同形式的信息產品,然后通過不同的平臺,傳播給受眾。
            
            但是,你沒錢養人了?二次銷售的商業模式坍塌,薪酬待遇沒有競爭力,成就感也不大了,士氣也不振了!那就跑路唄!不跑,等著餓死?
            
            為什么跑路?沒別的,一是錢沒給到,二是心受委屈了。
            
            為什么覺得委屈了,干活的都是沒編制的聘用制的,不干活睡大覺的都是有體制依賴的有編制的,身份和編制不能解決,不平等是老大難問題。
            
            名分不能給,錢也沒跟上,人家憑什么把自己姑娘熬成婆,跟著你混,看不到希望,人家還能留嗎?有資源有能力的,人家自己出去玩了。
            
            傳統媒體記者實現個人價值的空間在壓縮,伸展拳腳的舞臺,也越來越小。言論空間收緊,政治高壓,體制愈加板結化,媒體報道已經很難能像早期那樣,影響到公共政策和推進變革了。
            
            媒體權威的軟埋和輿論監督遭遇權力和資本的圍剿,越來越成為一大阻礙,澎湃新聞、新京報、紅星新聞、上游連河南原陽一個小縣城都監督不了,一群記者被打就說明了問題,媒體監督咸陽婦幼保健院被當地斥為給美帝遞刀子,拒絕輿論監督。
            
            輿論監督的社會環境,也發生了變化,監督的范圍和力度,受到很大限制。
            
            媒體的輿論監督和獨立調查功能基本喪失,留下的要么甘心做歌功頌德給金主營銷的變相軟文,想做真新聞、說幾句真話的媒體沒幾個了。
            
            在傳統媒體,哪怕你工作了15年以上年富力強的頂級黃金名記者,和另一個剛剛入行才工作兩三年的小年輕記者,兩個人在付出同樣成本的前提下,收入水平差距很小。
            
            從業者的資歷、社會資源和經驗積累,很難表現在收入上。
            
            窮,揭不開鍋了,也養不起牛人了
            
            傳統媒體的管理制度薪酬機制,存在大問題,窮,揭不開鍋了,也養不起牛人了。
            
            大部分傳統媒體高管,在離職后選擇創業,自己把資源帶走,自己不受氣的自己玩去了。
            
            還有很多人加入新媒體或是互聯網公司,成為內容制作中堅。
            
            另一部分是成為自媒體人,已經獲得大量粉絲的名記者、名主持人,在離職后通過新媒體成為一名自媒體人,不少人也活的悠閑自在,有自己的名氣和粉絲,知名度也大,不需要外部品牌,自己就是品牌,這樣的人也大有人在。
            
            新型人才觀,已經不再把“一旦擁有、享用終身”的學歷、職稱當作主要衡量標準,而是因地制宜、實事求是:有的人今天是人才,明天可能就不是人才;在甲地不是人才,在乙地可能就是人才。
            
            年富力強的,正值打年的優秀一點的跑路了,老弱病殘混日子或者說能力不濟的繼續混日子。
            
            傳統媒體愈發像個“老干部療養院”
            
            已然在業界歷練成熟的媒體人,辭職自己玩,成為一種大方向,傳統媒體沒能為人才提供繼續生長發展的空間,卻給了以往的資深媒體人提供了仰望前方遠方的資本。
            
            大部分傳統媒體人,擁有互聯網信息公司所不具備的優勢資源,人脈、多年的媒體經驗、職業的采編操作技能,這些都是一筆不菲的資本,可以待價而沽的。
            
            如果說傳統媒體現在搞熱火朝天的媒體融合,不注意內容為王,優秀人才建設,不能夠對癥下藥,改變不了現在的薪酬和管理制度,愈演愈烈的人才流失將會得不到遏制。
            
            融合的架子搭建好了,沒大錘給你搞事情,迎來的也是無法驅動機器的尷尬境地。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700842.jpg
            
            經歷黃金一代的老媒體人真不能打了嗎?廉頗老矣了嗎?
            
            也不全是,那啥原因呢?
            
            傳統媒體的硬件實力,確實讓自媒體平臺難以媲美,但是人不行了,不愿意賣力了,人事和待遇問題不給力,就不愿意出力,不是真不能打,而是真不愿意打了,賣力打啥也沒撈著,為什么要真打?
            
            賬目上有錢,但是一分錢都不會拿出來給你提高待遇,眼瞅著等著領導視察來的中央廚房大廳,這個實際上的秀場,落滿了灰塵,就是不給你加一分錢工資。有人甚至直呼,融合不融合我們干活的不清楚,清楚的是待遇沒一分錢加的!
            
            今天說的這些話,句句發自肺腑,都是諍語良言,傳統媒體里面的上上下下,繼續墨守陳規,還是依樣畫葫蘆改革,或繼續傲嬌不可一世,或消磨激情,幾番挫敗后,算了隨便混吧!你們看著辦吧!
            
            目前,AI在新聞業已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人工智能的運作深入到了新聞生產的全過程,包括新聞的素材收集、制作和推送。例如“PGC+UGC+MGC”的模式的出現,AI+編輯的代表有新華社的小新,以及通過人工智能完成內容個性化推動的今日頭條、網易新聞、一點資訊等。
            
            雖然,智能機器人還無法完全取代記者、主播,但是剔除競爭力弱的記者、主播還是綽綽有余。吸收電視媒體的專業人才,全媒體團隊,采取全新的體制、機制,原有的組織資源重新排列組合,以期達到最優配置。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700772.png
            
            只有明晰了自己的定位,與時俱進,及時調整,才能不被時代的浪潮拍死在沙灘上。驕矜于自身地位而不愿進步者,還是早做打算,不要拖行業后腿了。
            
            還記得老媒體人朱學東說過一句話,自大狂蔑視受眾需求,習慣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自戀狂漠視受眾需求,只要自己爽就行。很多媒體很多人至今還沉迷其中不自知,這尤為可怕。
            
            傳統媒體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妄自尊大
            
            媒體,是講求實戰的行業,媒體是信息生產單位,不能打,不能吃苦,沒有戰斗力的,終究要被淘汰,養閑人遲早把自己也拖死!早打個強心針,總比溫水煮青蛙,西湖歌舞幾時休,天天盲目自戀自嗨,渾然不知自己已如履薄冰,身處險境要好。
            
            大部分記者覺得從事傳統的新媒體行業,沒有了職業成就感和榮譽感,而且收入不高還吃力不討好,所以大部分會選擇放棄。
            
            失望、絕望,信心毀滅,看不到希望,是骨干離職大潮形成的根本原因。傳統媒體進行“互聯網+跨界”轉型戰略,又覺得是不務正業,我一干媒體的,怎么能天天網上賣山貨皮草?
            
            這幾年,傳統媒體的日子,確實不太好過,實際上大多數是隱形的貧困人口,窮人的新說法是——價格敏感消費者。
            
            在新媒體的圍剿之下,傳統媒體是否真的只有死路一條,只能自怨自艾,任由世人唱衰?
            
            傳統媒體看來要進一步動大手術了,特別是要從政策和體制層面,人事和薪酬體系層面,推動新媒體與傳統媒體的融合發展了,要不然還是留不住人。
          http://www.jnshengping.com/uploadfile/2020/0605/20200605111716294.jpg
            
            傳統媒體消亡 ,好像小煤窯:關停并轉
            
            時代席卷,逃無可逃。
            
            覆巢無完卵,灰色的連帶卷入風險。
            
            去年一則消息傳遍了媒體人的朋友圈。網爆東北媒體欠薪12個月,逼得記者下班替人搓澡、賣蘋果來補貼家用。
            
            當時有雞西新聞傳媒集團職工在朋友圈發出了這樣的吶喊,雞西新聞傳媒集團已拖欠其11個月工資,現在自謀生路,想通過幫助親戚分銷蘋果的方式緩解生活壓力,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惠顧。
            
            從媒體人到搓澡工,需要多遠的距離?這個距離應該就是從大眾媒體時代到互聯網時代的距離,是從傳統媒體吃香到傳統媒體衰落的距離。
            
            這幾年,從知名全國的都市報《京華時報》《法制晚報》,到《人民公安報·消防周刊》《新農村商報》等行業報,再到《贛州晚報》《安陽晚報》等地市晚報,告別聲聲。
            
            那是報紙的輝煌年代,也是報人記憶中的榮光。覆巢無完卵,一張張報紙的消失,也是無數新聞人的下崗潮。不完全統計,從2016年到2019年間,無數報紙停刊,無數報人被迫“逃亡”。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海南福彩网 www.gunungpoker.org:衡水市| www.agence-nad.com:安仁县| www.thailand-china.com:盐边县| www.mfcqk.com:靖远县| www.logosheji8.com:息烽县| www.15221109153ks.com:岳普湖县| www.ziapoe.com:汕头市| www.jb908.com:德兴市| www.phototuredesigns.com:莱州市| www.xcxttc.com:同德县| www.onetuigongguan.com:政和县| www.mersta.com:绥德县| www.52mjnf.com:秦皇岛市| www.sunmastering.com:镇雄县| www.tjlc56.com:车致| www.myphotoestate.com:奉贤区| www.apjiahaisw.com:万年县| www.tourth.com:建阳市| www.f6557.com:佳木斯市| www.421zj.com:花垣县| www.np755.com:崇州市| www.xstarllc.com:满城县| www.capsule-toys-hk.com:扶余县| www.googlegol.com:凌云县| www.quizlanka.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diaosizz.com:阿尔山市| www.eegeu.com:南涧| www.emploi-quebec-trousse.com:日土县| www.919772.com:枞阳县| www.casamentocarolebruno.com:长葛市| www.zhenai188.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xhjsw.cn:延安市| www.paknts.com:长宁区| www.wordsilove.org:始兴县| www.midwestdivers.com:宁晋县| www.steven-z.com:会昌县| www.spmcs.com:延津县| www.essenceofmassage.com:兴海县| www.parametercontraption.com:依兰县| www.zhouluopiaoliu.com:鄄城县| www.taxi053.com:岳阳县| www.avalonwarriors.com:卫辉市| www.daqingwater.com:武强县| www.chinazstv.com:莫力| www.fjhyqm.com:达孜县| www.yookow.com:灵山县| www.czxinlai.com:常德市| www.hg19345.com:铁岭县| www.gztbyf.com:华宁县| www.wzsghm.com:依兰县| www.znfyw.cn:个旧市| www.yzasiaexpo.com:龙泉市| www.kctkp.cn:剑河县| www.ypymw.cn:延寿县| www.es5u.com:那曲县| www.hzqbsjz.com:盐山县| www.gzzhaojiabg.com:嘉善县| www.xiexiaosuan.com:甘孜县| www.qingqier.com:卓尼县| www.afterindia.com:文安县| www.sdwxm.com:巴彦淖尔市| www.robingrace-artist.com:蒙阴县| www.sofiamarket.net:柳河县| www.ab-mc.com:左贡县| www.valsogtc.com:嘉鱼县| www.izi2.com:宁津县| www.czxinlai.com:盐城市| www.surfaudiovideo.com:盘山县| www.pervij.com:自贡市| www.es5u.com:南皮县| www.kscdw.com:利川市| www.doubletmortgage.com:阿鲁科尔沁旗| www.mikenatalizio.com:吉木乃县| www.yumingxiqing.com:神农架林区| www.semhb.com:渭源县| www.club-editeur-web.com:洮南市| www.globalryb.com:方正县| www.fjfgg.com:遂平县| www.intdz.com:漯河市| www.sznks.com:禹城市| www.cancerdude.com:潮州市| www.598729.com:潮安县| www.salmonbc.com:莒南县| www.293385.com:托克逊县|